光泽人大欢迎您 www.fjgzrd.gov.cn 今天是: 联系方式  
您当前位置:福建省光泽县人大常委会 >> 文化艺术 >> 浏览文章
偷看“禁书”
时间:2016年04月22日  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



    我时常想起当年端坐在干爷爷的案桌前,就着如豆的油灯偷看“禁书”的情景。
    干爷爷曾当过私塾老师,藏书颇丰。
    他的书全藏在三口大大的樟木箱里,置放在卧室的阁楼上。干爷爷没有子嗣,干奶奶过世后,我爸妈便叫我给干爷爷作伴。每到晚上,干爷爷就掌着油灯到阁楼上,取书到案前读。那时我十一二岁,正在读初中。缺书的年代,干爷爷的书成了我最好的精神食粮。干爷爷每让我读完一本书,都要我谈体会。讲对了,他摸着长长的白胡须,含笑点头赞许,讲错了或是不完整,就耐心地纠正或补充,的确让我受益匪浅。
    干爷爷说:“这些都是好书,它经过‘文化大革命’时的搜查,保存下来很不容易。”
    我知道干爷爷的书是“禁书”,其中不少是老师列举过书名的。
    乡村的夜格外的静谧,油灯下,我专心致志地读。有时读得入迷,常常会读出声来;有时读到幽默的句子或故事,又会情不自禁地发出笑声。这时,可把干爷爷吓坏了,赶紧捂住我的嘴,用眼神责怪我,然后走到关好的门前,小心翼翼地从门缝里往外瞧,生怕被别人发现。
    白天,干爷爷是断断不肯让我读他的书的,说是不安全。
    那时的学校除了批这批那外,就是劳动。有一回劳动休息时,我把《水浒》中的故事说给同学们听,他们听的入了迷。过不久,学校停课,评《水浒》,《水浒》成了“大毒草”。有个同学状告我读《水浒》,班主任便拿我当典型,逼我交待幕后教唆犯。幸好当时我机灵,说是一个做工的外地人讲给我听的,他人已走了。这事以我写了份检讨书而了结。
    我把这事告诉干爷爷,慈眉善目的干爷爷顿时气得怒目圆睁,狠狠地掴了我一巴掌,骂道:“谁叫你出风头,肚子里存不住货的东西!”
    自那以后,我再也休想读到干爷爷的书了。
    一九八四年,我读师范的时候,接到父亲的来信,信中说干爷爷去世时,留给我三箱书,叫我认真读,好好地珍藏。
    晚年的干爷爷都是在偷偷摸摸中读书,可惜他没能等到这个好时代。每年清明,我都买上一两本当年的“禁书”,在干爷爷的坟上烧给他,告诉他现在可以自由地读书了。
 (寇贤华)

上一篇:童年的爆米花 【关闭本页】
下一篇:月牙泉(外一章)
         
 

Copyright © 2012-2016 fjgzrd.gov.cn,All Rights Reserved. 福建省光泽县人大常委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光泽县文昌路49号 电话:0599-7927028 传真:0599-7928364

邮箱:gzrdbgs01@163.com 设计:光泽县天源广告有限公司(光泽网)